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蝶舞玄天

蝶舞玄天

作者:玄琋 类别:短篇小说 综合评分 100

为了他,上穷碧落下黄泉,跨进怎奈破生死轮回为了她,染红神殿,寂寥千百年他万物起由皆为她,他负尽天下定不辜负她~“喂,李总?这么晚有事吗?”。

第六章 恐怖电影院 2021-10-04



寻仙新坐骑玄天蝶舞  


他现在才想明白,那女孩的衣服太干净了,可以说是一尘不染,而且老大的法术绝不可能出现任何问题。

“哐哐!”

妖艳女人心惊肉跳的看着自己的爱将被人稍一用力就瞬杀了,哪里还不明白?自己完全不是两个人的对手,说不定下一个被瞬杀的就是自己。

女人的嘴里的鲜血犹如开了闸的水龙头一样,不住的向外喷着,双目圆睁满眼血红,用尽全身最后的气力,努力尝试推搡着怪物,试图让其远离自己的孩子,可惜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她仍旧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推离怪物半步。

“没看到前面修路嘛,劳您受累,下去走几步吧。”

就在蝶舞如同哑剧演员一样在结界周围疯狂寻找出入之时,三道人影映入眼帘,蝶舞大喜,挥动着手臂“我在这·····帮帮我······”

赶到空无一人的公司,顺利拿到文件的梦蝶舞一刻也不敢耽误,下楼打车前往王合村。

“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的孩子,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求你放了他,求求你!他还是个孩子啊,求求你!”看了看,不远处丈夫掉落滚落在墙角的头颅,依旧流着湍湍的鲜血,他的身体早已被撕成了碎片。

“可是。。。”王猛不甘心的还想说些什么。

王猛看着闷骚开心的张良松了口气。

那妖艳的女人看着王猛缓步走来,颤抖不已,有种死亡的气息笼罩着她。虽然她已死过一次了,可这次更加的恐惧,那种深入灵魂的恐怖。

这女人能在这样‘奇景’下撑到现在,王猛、张良二人都想对其脱帽敬礼了,可惜的是两人都没戴帽子,也没有敬礼的时间。

“这是命令。”男人冷冷的说。

蝶舞看着被召唤出来的怪物已经开始浑身颤栗了,男子毫不避讳的轻轻揽住蝶舞的腰:“别怕。”

蝶舞看了看漆黑的四周,又看了看手机上的定位,还差500米才到目的地,“师傅再往前开一段吧,离目的地有些远呢。”

殊不知女孩突然爆发强大无比的妖气将两个人震出窗外,弹出数米,之后便与那妖艳的女人消失在漆黑的门边。

“这可不行哦,这样阴气旺盛的男童献给主人再好不过了。”说完,伸出尖利的爪伸向男孩。

“王猛,张良,命令你们二人即可完成任务。”男子冰冷的对着身边的人吩咐,没有回答蝶舞的问题。

“诶?喂,李总?喂?”

他看向张良,想要得到张良的回应,谁知张良一直看着那合成怪忍不住叫出声:“哇哦~~这东西也太,太,太有个性了吧,好想要!”

  • watch
    ,心中&公司取 发表了帖子
    2021-10-02 09:27:24

    梦蝶舞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心中抱怨‘不会吧,都快10点了,还让我去公司取文件?压榨员工也没有这样的啊……’

  • watch
    狂寻找&” 发表了帖子
    2021-10-04 05:24:51

    就在蝶舞如同哑剧演员一样在结界周围疯狂寻找出入之时,三道人影映入眼帘,蝶舞大喜,挥动着手臂“我在这·····帮帮我······”

  • watch
    突如其&吓得尖 发表了帖子
    2021-10-02 02:01:50

    蝶舞被突如其来的电话声音吓得尖叫一声,下意识的将手机扔了出去,掉落在村碑石的后方,村子的里面······

  • watch
    的汽车&是在这 发表了帖子
    2021-10-03 07:40:14

    蝶舞伸着脖子从后座探头向前看去,车前灯照亮的方向确实有一道深深的管道沟,又看到了旁边不远处的汽车,似乎是李总的,看来他也是在这里下车走进去的。

  • watch
    ,顺利&村。 发表了帖子
    2021-10-04 08:58:56

    赶到空无一人的公司,顺利拿到文件的梦蝶舞一刻也不敢耽误,下楼打车前往王合村。

  • watch
    ,扭头&说道: 发表了帖子
    2021-10-03 04:30:26

    出租车司机突然打断了蝶舞的遐想,扭头对蝶舞说道:“美女,到了,是这里吧?”

  • watch
    的蝶舞&。 发表了帖子
    2021-10-02 03:38:23

    刚刚捡起手机的蝶舞被这突兀的声音吓得再次将手机扔了出去。

  • watch
    的人吩&咐,没 发表了帖子
    2021-10-02 06:24:19

    “王猛,张良,命令你们二人即可完成任务。”男子冰冷的对着身边的人吩咐,没有回答蝶舞的问题。

  • watch
    现在满&脑子都 发表了帖子
    2021-10-02 06:24:25

    蝶舞没有心情仔细看这个男人,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我要怎么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