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游戏竞技
家有庶夫套路深

家有庶夫套路深

作者:妖治天下 类别:游戏竞技 综合评分 100

作为一名不合格庶子,褚三一直禀诚着事实不抢,安分守已的原则,待时机逐渐成熟便可一飞冲天,自立门户。谁知,某一天他爹出门时喝喜酒,喝着喝着,竟然把新娘给喝回去了!爹说:“这是正儿八经的嫡长女,贵你了。”原因:新郎跟小姨子跑了,正巧小姨子是他的未婚妻,新娘没处嫁,索性就抬进他家给他当媳妇!衰落伯府的庶子娶了高门嫡女。本来瞧他不算不顺眼的嫡母立马瞧他不不顺眼了!平常懒得说理睬他的嫡兄嫂子也登门找事儿了!庶兄整天登门说酸话了!褚三的蜇伏生活……一瞬间鸡飞狗跳,再也没有不能够好好的跟人暗地里搞谋逆了!褚三翻着白眼:“真能惹是生非,我才切记你!”媳妇儿只见镜子里映出一名大红嫁衣、凤冠霞帔的艳丽少女。叶棠采歪了歪头,镜子里的少女也跟着歪头,她皱眉,镜子里的少女也皱眉,竟不是幻觉。。

第六章 笑话 2021-10-05
第七章 回门 第八章 没长对胃口 第九章 误会 第十章 不嫌弃 第十一章 若不改 第十二章 定下来 第十三章 通透之人 第十四章 不让他吃亏 第十五章 搬嫁妆 第十六章 就是明抢 第十七章 劝导 第十八章 臊得慌 第十九章 离开 第二十章 打一顿 第二十一章 别吓跑了 第二十二章 安顿下来 第二十三章 回来了 第二十四章 见面 第二十五章 不公平 第二十六章 吃饭 第二十七章 奇事 第二十八章 来信 第二十九章 争食儿 第三十章 坑爹 第三十一章 抠嫁妆 第三十二章 继续抠 第三十三章 背影 第三十四章 坑媳妇 第三十五章 不可 第三十六章 礼物 第三十七章 最用心 第三十八章 采买(一更) 第三十九章 透露(二更) 第四十章 整治(一更) 第四十一章 没有好下场(二更) 第四十二章 打 第四十三章 不好欺负(二更) 第四十四章 回敬 第四十五章 报复 第四十六章 简公子 第四十七章 逢赌必赢 第四十八章 下重注 第四十九章 摘星台 第五十章 天枢 第五十一章 输赢 第五十二章 赢了? 第五十三章 不活了 第五十四章 一次又一次 第五十五章 自己担着 第五十六章 责备 第五十七章 罚 第五十八章 奇怪的姑娘 第五十九章 想办法 第六十章 化干戈为玉帛 第六十一章 劝和 第六十二章 原罪 第六十三章 关心的是谁 第六十四章 堵住 第六十五章 告状和挑拔 第六十六章 憋气 第六十七章 不进门 第六十八章 这种道理都不懂 第六十九章 被牌坊砸死 第七十章 婚礼 第七十一章 风光大嫁(一万二,求首订) 第七十二章 叶梨采回门(一更) 第七十三章 好祖父(二更) 第七十四章 许瑞(一更) 第七十五章 喝汤(二更) 第七十六章 善意(一更) 第七十七章 支钱(二更) 第七十八章 笄礼1(一更) 第七十九章 嫌弃(二更) 第八十章 占便宜(一更) 第八十一章 端午节(二更) 第八十二章 别作妖(一更) 第八十三章 好算计(二更) 第八十四章 倒霉被贩(一更) 第八十五章 丢下(二更) 第八十六章 痛(一更) 第八十七章 安置好(二更) 第八十八章 延期(一更) 第八十九章 得瑟(二更) 第九十章 拜谢(一更) 第九十一章 深宅老嬷,够毒(二更) 第九十二章 这是报仇啊(一更) 第九十三章 想如何进门(二更) 第九十四章 品德高尚(一更) 第九十五章 这奇葩哪家的(二更) 第九十六章 嫁妆单子(一更) 第九十七章 死没死(二更) 第九十八章 邀请和寿宴(一更) 第九十九章 不得其门而入(二更) 第一百章 听戏(一更)

“不不。”叶薇采不住地摇头,“迎亲队没有来,而且不会来了。因为大姐夫跟二姐姐跑了!”

“才不是胡话,外面都在说!”叶薇采道,“姐姐你早上大妆时,母亲让我和二姐姐一起到迎春园帮着招待女眷,但路上她说头晕回房了,我只好自个儿去。忙活到现在,个个都在等迎亲队,谁知道,现在迎亲队没来,却等来这个消息。”

叶棠采黑色的眸子温度一寸寸变冷,最后慢慢挤出跟前生一模一样的话:“你去看看祖父他们如何处置,惠然你也去。”

过了半天,她才慢慢地开口:“迎亲队来了吗?”

“那你还想怎样?”叶鹤文怒吼。要有上策,谁要用这下下之策。

“说什么?”秋桔急得眼都红了。

叶鹤文噢了一声,摸着胡子,总算想起来了。这个定国伯府可是京城有名的破落户。定国伯府原是将门世家,祖上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叶鹤文瞧不起张赞,但又稀罕张家正蒙皇宠,又是张家先提的亲事,便权当勉为其难成全张家吧!

“没有。”小厮脸色极为难看,“小的赶去张家,别说是迎亲队伍,张家连大门都不开,好像没有这桩婚事一样。宾客来过好几桩,但不见张家开门都走了。”

叶鹤文道:“今天定国伯可有来?”

惠然依言扶着叶棠采,小心翼翼地走到拔步床。

“姑娘,凤冠戴着不舒服吗?”丫鬟惠然关心地问道,“这是要戴一整天的,哪里紧了或松了姑娘定要说出来,不要忍着。”

褚伯爷再落魄也是个伯爷,现今居然被人当成软柿子一样,任意揉捏摆布和踩踏,只感到大失脸面,但却不敢发作。

“姑娘,你又说这种混话了。”惠然想死的心都有了,“除了博元姑爷还能是谁?这种话,再不能说了!”一脸祈求之态。

“那就推说是下人办事不力,写错了。”孙氏道:“你说,是叶家姑娘临着出嫁,夫家不要,只好胡乱嫁个穷酸亲戚丢脸,还是下人办事不力写错帖子丢脸?虽然我出的也是下策,但总比后者来得着好听。再说,褚家怎么也是伯府,再怎么说也比那窝穷打秋风的强。”

“大姐。”叶薇采跑到叶棠采跟前,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外面、外面出事了。”

孙氏捂在帕子下的眼珠骨碌碌一转,干脆嗷地一声哭跪在地上,抹着泪道:“老太爷,这怎么可以,咱们侯府的大姑娘如何能嫁这种人家。再说,这事传出去也不好听,别人都会笑话大姑娘是张家不要才随便拉个穷酸来配。”

两家订亲后,居然很多人暗地里说他好福气,居然找了这么一门好亲家。

“怕是、怕是真的嫁不成了。”惠然铁青着脸,“我和三姑娘赶了过去,但院子外有人拦着,不让进,我们只好在外面等。后来终于等到三太太出来。三太太跟我说……”

  • watch
    客当成&张叶联 发表了帖子
    2021-10-05 10:00:29

    罗氏瞪大双眼,冷笑道:“你倒是好主意,把宾客当成瞎子吗?派出去的婚贴可明明白白地写着张叶联姻。”

  • watch
    那,你&?难道 发表了帖子
    2021-10-03 09:00:14

    “秋桔。”惠然皱着眉:“那,你说该如何是好?难道大闹一场吗?”

  • watch
    伯府可&。定国 发表了帖子
    2021-10-03 11:34:54

    叶鹤文噢了一声,摸着胡子,总算想起来了。这个定国伯府可是京城有名的破落户。定国伯府原是将门世家,祖上个个都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 watch
    呼喝,&岂敢不 发表了帖子
    2021-10-04 10:35:33

    褚伯爷哪敢开罪叶鹤文啊,现今被他一声呼喝,岂敢不应:“这、这……那就这样吧!”

  • watch
    院子外&跟我说 发表了帖子
    2021-10-03 11:00:15

    “怕是、怕是真的嫁不成了。”惠然铁青着脸,“我和三姑娘赶了过去,但院子外有人拦着,不让进,我们只好在外面等。后来终于等到三太太出来。三太太跟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