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企死图之无生局

企死图之无生局

作者:梧桐阅读 类别:短篇小说 综合评分 100

《企死图之无生局》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嬴川,林慕,柳树,卜骨,林樱之间的故事。企死图之无生局约78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二) 2021-02-23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六)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六)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六)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四)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四)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九)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九)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九)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九) 《企死图之无生局》楔子·原罪 《企死图之无生局》楔子·原罪 《企死图之无生局》楔子·原罪 《企死图之无生局》楔子·原罪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三)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三)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三)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八)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八)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八)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八)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八)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五)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五)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五)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五)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一)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一)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七)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七)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七)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七)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二)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二)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二)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二)




林慕在几番实验之后,终于在地上画出了一个能够容纳两只脚大小的矩形,率先站在了上面。

作者与剧中人物的对话——

正在小普准备解开这个魔术预言的关键时刻,一个不和谐声音骤然突破小普那毫无准备的心理防线,横冲直撞地闯进了小普的内心世界。声音在那极小的空间里经过多次反弹释放出了声音中蕴藏着的全部力量,通过经络传至全身四肢百骸,而表现出来的则是小普持牌的右手猛地一抖。伴随着手中卡片的悄然落地,整个预言魔术便以失败告终了。

“听到没有,还不收拾收拾赶快休息,你们也别在那里看书做题了,也赶快休息吧!”工头透过防盗门之上铁栅栏之间的缝隙向里面张望着,看着小普收拾好扑克牌回到床上,也就不再管他们,哼着小曲离开了。

作者与剧中人物的对话——

他再次蹲下身来准备捡扑克牌的时候,却发现不仅他的右手在颤抖,他的左手也抖了,他的身体也哆哆嗦嗦了起来。

“林慕,小樱那里发生什么事了?”嬴川看到林慕着急的样子,知道有可能发生不妙的事情了,跟着问了一句。

“林慕,你的疑心太重了,几座建筑就让你焦头烂额,似乎有点不太值哦!”小普自知多说无益,但还是忍不住说了起来。

“妈的!”小普破口大骂,猛地起身,不再顾忌干净与否,用那只狰狞着伤口疤痕的手立刻抓起了地上的纸牌,一阵癫狂的乱翻整理之后,四张纸牌如期地出现在了眼前,仿佛是熟睡中的圣子一般,安静而恬然。但是在异教徒的眼中却是大难临头的凶兆,一定要将这可恶的杂种斩杀在摇篮之中。

看着好事的人们扎堆在自己的面前,林慕慢吞吞地站了起来,将目光重新投向了远方,投向了那建筑物的影子上:“巨石阵是诞生于新石器时代的神秘建筑物,在那个时代,对于看中生死的建设者来说,为什么在这座建筑周围看不到任何死亡的痕迹,这当然要排除以后的杀戮事件。假如这里真是祭祀仪式的话,自然是要祭祀那个时代的神灵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们信奉的应该是大地母亲与太阳之父,如果再加上巨石阵在地面上的投影的话,看来我的猜测没有错,它真的就像是……”

所有人不解地用目光相互询问着,如同万蚁蚀骨一般焦灼,可是无人问津,任其自生自灭。

“你在干什么?”小普不解地问道。

“林慕,你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么?啊,快告诉我!”

小普还是先拿出了一张湿巾,将自己的手擦干净,随后蹲下身子,将纸牌原封不动的放在了桌子上。而后双手合十,嘴里面念念有词,之后睁开眼睛,探出双手,去揭晓那等待已久而且已成定论的预言。

作者:……

“小樱现在有夏茹、林慕和嬴川三个人的关心,即使出了什么乱子,他们也可以搞定。我还是关心一下自己吧,总不能让新环境中的第一次魔术就以失败告终啊!”小普安慰着自己,向那张牌走过去了。

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名字叫做《企死图之无生局》,这里提供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精选:“你们知不知道这扑克牌是一项非常神秘的发明,就像是《易经》中的六十四卦竟然能与人身体之中基因表达时的密码子联系起来一般,扑克牌的神秘与巧合程度丝毫不在它之下!”小普的声音变得与以前的少不经事截然相反了,声音平和之至,不夹杂一丝情感波动,如老于世故的人在讲述年轻气盛的求爱经历一般,满满的震撼只有自己知道,“有一种说法是黑桃K代表大卫王,红桃K代表查理曼大帝,梅花K代表亚历山大大帝,这个你们不会不知道吧,方块K代表尤利乌…

“你们就不觉得这些建筑物不仅在排列上很有特点,外型上照样不同凡响吗?”林慕瞥了小普一眼,没再理会他,“它们的形状无不符合黄金矩形这一数学上的审美观点,甚至到了苛刻的地步。我想这个设计者若不是强迫症患者,那就只能被认为——难道他正在刻意地告诉我们什么东西!”

所有人一哄而散,没人继续深究这几句诗歌的来历,好像完全信服了小普的玩笑,也把他当成了一个玩笑。

而这相同的一幕,从嬴川与林慕角度来看,却是截然相反的意境——铁窗岁月,刚刚两人之所以望向小普这里,其实他们的目光焦点是在他身后的玻璃上映出来的人脸。那种从外面射进来的犀利目光,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被囚禁的罪人,目空一切;被铁栅栏粉碎了的世界,重新编织成了一块斑驳的花布,破烂不堪;被囚居一室的心,整日撞击着颓坯的空壳,痛不欲生。

  • watch
    即使你&数旁观 发表了帖子
    2021-02-22 09:06:52

    欢愉的人们还是在生活的压力下从自由的幻想世界中走了出来,走进了被固化的缤纷现实中。许多事实表明,即使你拥有无数旁观者的支持,却始终不如自己那一颗真挚而永恒的心。

  • watch
    “先别&乎的东 发表了帖子
    2021-02-24 11:18:18

    “先别动,你的脚下有什么东西!”嬴川发现在经过大家数次踩踏之后,那矩形的地皮开始变薄,其下模模糊糊地出现了一些黑乎乎的东西,上面刻着的像是汉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