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架空
中兴沼泽

中兴沼泽

作者:穷沙 类别:历史架空 综合评分 100

懒汉老张穿了,穿到汉武帝幼子刘弗陵身上.他欣慰的想要体验感受古时候风情,逼近战鼓中东汉,当他融入其中后才意外发现,这是一片非常大且面目狰狞的沼泽,向人世间火山着腐化气息和哀号的声音. 中兴沼泽以及最新章节阅由于文化水平及其它原因,他爷爷后来转成民兵团了。民兵团最开始设在小雷山附近,民兵团解散后他爷爷把其中训练用的仓库保留了下来,因为工作的关系就定居在黄石,同时也娶了个贤惠的本地媳妇儿,在此结婚生子。现在这个破落不堪的民兵仓库成了刘起的唯一营生。。

1-6 2021-04-03




  迷迷糊糊的刘起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决定先补个觉再找人问问先,天刚开始放亮时被饿醒了便下床找吃的,浑浑噩噩的他想到小厨房找点昨天毛丫炒的竹笋拌点饭吃,从床榻弯腰前倾想下地,结果直接滚了下来.把刘起吓了一跳.左右打量打现床榻右侧一个宫装小姑娘捂着嘴巴瞪着眼晴,好像发现啥可怕的事了.刘起也发现一个更可怕的事:他变小了,这特么一天天的搞毛啊,还能不能快乐玩耍了。刘起机智的把恐惧和尴尬转移没好气道‘你要干什么?’宫装少女吓得混身发抖,状如筛糠语音发颤道‘陛下可有吩咐奴婢服侍?’

  聊着聊着就谈开了,自已人嘛。丙吉和吕僻胡以前也是戾太子的人,只不过戾太子那会主要搞外朝,玩的是地方黄老与修养生息为主。这二人又是内朝的,没牵进去。原来是自已人。可是话题聊开了,张安世就越听越吓人。我了个去,戾太子刘据的儿子让这三人儿给弄出来了。就是那正吃奶的小崽子。你们这是要干啥?造反吗?。。。。

  毛丫的母亲生她就西游了,父亲在省城打工,家里就一个爷爷,这主儿也是位奇人,一天能抽几袋烟,家里的地承包出去了,天天除了做饭以外就是抽烟,屋里的烟味奇大,屋里墙壁都被熏得发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开了光的神庙呢,家里连个蟑螂耗子都没有,全被熏跑了.就这么着毛丫的爸爸不在家,爷爷也不管她,刘起就有了个小尾巴。毛丫从小就在刘起家吃喝,一月也不回家几回,反正也都是村里人,刘起一家人口多,收入也挺上档次(村里水平,按村里的说法是老刘家的狗都有副乡长待遇了...),毛丫打小喜欢刘起这事谁都知道,加上她学习非常不错,长得漂亮人也乖巧,刘起爹妈也乐得如此,一直也没太在意.

  当时刘起差点没吓抽过去。要不是这个破道士每天都会买几瓶水,每瓶都会给一百块钱不用找零,而且这钱竟然特么还是真的。如果不是因为无聊,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道士人傻钱多,刘起绝对不会搭理他,至少刘起是这么认为的。

  不扯了,拉回来。张安世来他哥这里一个是为了闹心说说话散心,另一个是他哥很厉害,尤其是政治眼光。如果不是江充搞坏水儿的话,他哥现在最少是个御史大夫。他很佩服他哥,所以就来这取取经。

  刘起这会还没发觉任何不同,以为自个迷迷糊糊是没睡醒。“滴个毛啊,好不容易起来的,又把老子摇困了”刘起刚在脑子里骂道,眼里模模糊糊的看见有不少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还有人穿着甲胄.有人穿着长袍.这是闹哪出?山上的和尚换装备了?脑子浑浑噩噩像浆糊一样就晕过去了。

  宗正是管理贵族一切事物,有检查的权力。可现在宗正都好几个月没人了,宗正的位子空了几个月啊。

  店小货不全是刘起的特色,小雷山被假和尚与政府共同开发圣地后,这里的人流量非常大。刘起这小子守着块宝地却不珍惜。香烛金箔矿泉水一类是主力商品,一般庙会和旺季几乎是不到中午就可以卖空。可这孙子从来没补过货,也没搞过存货。卖完后给供应商打电话让其...次日送……

  刘起感觉哪里不对劲儿……可又想不起来。操,没电子设备,没通风,没天花板,窗户上都是格格洞,屋里少蚊虫,吱...真痒,抓了二把胯下,有长条小桌案没椅子,怪模怪样的。传销?外星人监狱?恶作剧?还没睡醒?刘起立刻盘算被算计的可能性,发现没有。恐怖分子?额头开始冒汗……发现这个更不可能,心里稍微好受了点。

  这日霍光来未央宫找他,哎呀,这不老刘头嘛,忙着呐?

  一年前刘起就开启了不爽模式,其实他这些年的心情浮动不大,根本就没爽过。

  就这么着懒汉刘起穿越成功,时间公元前87年秋,地点长安,魂穿至孝昭刘弗陵皇帝。

  现在无论是乡镇上还是上山的人都知道刘家有这么一朵奇葩,从而导致35岁还没结婚,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附近十里八村的闺女被家人一次又一次的拎着耳朵教育,不准接近刘起,好像刘起是个臭流氓一样。刘起认为这些都不是事儿,因为他早就忘记性冲动是个啥玩意了,这货已经懒到看毛片的想法都没有。

  刘起在山下开小店后,这会的毛丫已经是拿到博士学位的高端人才了,毛丫知道刘起很懒不会去进货的,就在市里卖香烛金箔的批发商找了个兼职工作,专门给刘起送货。长大后刘起每次想起来初中那会被吓得不起,又感觉哪里不对劲……

  到时候就让他过一个普通人家的生活吧,未必不是好事。这权力中心步步惊心呐,那戾太子当年多风光,还不是被咔嚓了,牵连的大臣都几百号,上万的人头啊。你看你哥的小蚕蚕不就玩丢了。让他过普通人的生活吧。张安世迷迷糊糊就回去了,连自个和霍光冲突和想升官这事都没说。一路上他净琢磨霍光,尚书台,三公九卿,戾太子和他哥的那伙三个人,愁啊!

  从服装来看,似汉近唐。突然想起一个传说……汉时女子穿开裆,看了看小姑娘不好开口……嘿嘿……对了汉朝服饰结绳饰于腰,袖口宽大,单色着纹。唐朝则是上穿小衣覆裙衣,着双色,简约窄袖,结绳于腹前。所得结论为汉朝,汉朝可是中国历史上狂拽**炸天的朝代,后世都用汉人为民族了。

  回家没球事做,天天打游戏,看电影,看小说,一个纯粹且典型的啃老废物加**丝。最后升华到连床都不下的地步,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二年。

  张安世闹心,现在小皇帝还晕着,这尚书台所有的权力来源都是皇帝一个人。反正也没啥事儿就来未央宫的掖庭。掖庭是罪官妇人家属干活的地方,和冷巷宫差不多,意思就是你们家谁谁谁干了对不起朝庭的事,你们就来这干活赎罪吧。要说张安世他来这后宫干嘛呀,他哥在这,他哥张贺以前是戾太子的门客幕僚,后来戾太子被江充搞了后就定成有大不敬罪和造反罪。而做为从者来说也要迁罪于身,可是张贺他爹是有名的张汤,他爹虽说死了,但在朝中早期的时候也帮两个儿子维护了不少人际关系。所以就有人帮着求情。武帝于是从谏如流就赏了个蚕刑,啥叫蚕刑呢,下边儿那小鸠鸠像蚕,割了就是蚕刑。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玩历史的对司马迁是不是太监有争议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司马迁记的是宫刑和腐刑而不是蚕刑。

  啊,霍大人呐,干啥呢,吃了吗?嗯,吃了,一笼庆丰包子,菜蛆馅儿的。二个人打着招呼啊!咋的,霍大人这是有事儿啊?没甚大事,就觉着吧,咱们内朝官这会更应该团结在一起。要起到稳定内外和天下局势的作用,担子重啊。客套完霍光道:您看武帝驾崩新丧,在之前呢,余有幸被武帝看中做为托孤。可是我说点啥话吧,那帮外朝大臣都直拨弄脑袋,您看这就是不够团结在皇帝周边的意思,而且现在还有刺头儿要搞事儿。甚是担心呐。刘僻强那是啥人,人尖子,八十多岁,在朝中打滚几十年都快成精了。你没事跟我说这么深干嘛,咱俩也没那交情啊道:是啊,如今朝野上下混乱不堪,就指望霍大人了,霍大人能力出众,多辛苦辛苦吧。担子重。全靠霍大人啦,能者多劳嘛,先帝英明神武,选了您做为托孤之臣必有道理啊。刘僻强还没明白霍光要整啥景。霍光道:若大个朝庭我不行,丞相也不行。就像先帝在时各管一摊,如今外朝动向不明。另人堪忧啊。二人儿就扯上皮儿了。这天都快黑了,刘僻强看霍光还不走,妈蛋啊,老子都八十多了,可没那精神头儿啊,跟你穷白话一下午脑子都干迷糊了。你倒底要干啥呀,我家里新娶的小妾还需要回来玩游戏呢,梨花啊,海棠下啊。二个人扯了半天蛋,最后霍光受不了了,就暗示,他能帮刘僻强活动个官,霍光是想让他去外朝,希望他到外朝后能有个声音。例如那空出几个月的宗正啊什么之类的。刘僻强一听可以管宗正入九卿,立马表态,那啥一切全靠霍大人安排。话不多说,看我老头子表现吧。好说好说,以后也只能指望刘大人的帮衬了。刘僻强用自个的党性原则作保:一定一定,您就看好吧。这里谈好后,霍光就往回走,走在道上的时候他觉得一个宗正还不行,就顺道去卫尉找王莽又给女婿活动了个官,大女婿在卫尉要了个未央宫的小校,要完就有点后悔了,因为这个大女婿不太听话。主意特别正,犟得很。唯一能听得进去的就是赵充国对他的训斥,赵充国比他这个老岳父还好使。算了,不管咋说也是霍家杂枝。最少在不知真相的人眼里,我已经各方方面面做到位了。可惜了,一个人情出去了。另一个女婿在赵充国的羽林军那里也想要个小将,可是赵充国打死也不干。这天就真黑下来了,扯来扯去的好不容易要了个监军官,帮着赵充国监管那帮丘八。赵充国这才答应,反正羽林军也没人搭理你这个狗屁监军官,无所谓了。霍光在这三位得到肯定答复后去尚书台找张世安要官印,可张世安不同意。你若是能拿来皇上的简书或丞相的任命才行。霍光没招,就离开未央。他一边走一边生气,这没人呐,虽是托孤,可谁都不听他的。这可不行,要多安插些人手在关键部门。这几天他就忙活给刘僻强跑官的事了,最后跑下来拿到丞相田千秋的任命,张安世一听霍光真搞到了外朝九卿,这张安世急了,前二天张安世拒绝霍光直接拿走官印的想法,霍光也会玩儿,晚上就整了一出戏,说后宫有妖怪,吓了不少大臣。我看这的印玺啥的都交给我保管吧。张安世一听就不乐意了,白天还只是想拿走一块,现在想拿走一堆。滚,宁死不给,说着话还把剑抽出来了。霍光哪能和他真打呀,都五十多岁了,跟一个小年轻打架?多丢份呐,我现在是三公大将军了,体面人儿。弄伤我这细皮嫩肉的你赔得起嘛你。当场就夸了他几句意思,不了了之。张安世他这会急的是别看他是皇帝的秘书头子,有点权力待遇也好。但也没那些外朝三公九卿的风光不是?天下哪位知道尚书令他张安世是谁?但全天下都知道三公九卿是谁。还只是对皇帝一个人负责的那种。有个屁用。于是就想暗示霍光,他也想要个外朝官当当。结果人家霍光没心情搭理他这茬,说了几句话就拿着官印匆匆忙忙的走了。人家还有事要干呢,哪能跟你扯蛋浪费时间。

  刘起嘟嘟囔囔满脸抱怨“你搞叫魂啊还是搞拆迁呐?大清早也不让人睡个好觉”开完门转身往洗手间挪……是的“挪”。毛丫搬着货进屋边走边操着东北腔说道“那矿泉水是昨晚送过来的吧,上边都有露水了,你咋不搬进来呢,万一丢了咋办真是的”“搬啥搬,我还没睡醒咋搬,我梦游啊,不知哪个缺德玩意,在哪本色情小说里找到那些神佛诞辰,搞这么多没完没了的庙会,烦都烦死了,这破地方谁偷?连个鬼都找不着,小偷要是专门偷矿泉水能把他饿死.....”刘起一边嘟囔一边挪,连头都没回,直接在脑子里补了一个卫生眼给毛丫,同时甩了一个巨大的中指飘向山上送给那些野和尚。然后继续往卫生间挪。毛丫搬完货后靠在卫生间门外对刘起道“刘哥,中午想吃啥?老矿区景点来演出团了,晚上一起去看呗,听说来了不少名星,还有魔术呢可好玩了……”

  • watch
    起终于&屁股坐 发表了帖子
    2021-04-11 08:58:51

      刘起终于挪到马桶上一屁股坐了上去“好玩啥……一群猴子在台上疯,一群SB在台下看,要多没劲就多…………”这一屁股坐得万般艰辛,坐出了二世为人,也和毛丫兄弟,狗皮妖道士永别了.

  • watch
    的大房&脸紧张 发表了帖子
    2021-04-11 11:10:02

      在一栋古色古香的大房子前一个奇异宫装小姑娘满脸紧张的抱着他摇,泣不成声道“滴滴……滴滴……滴滴……”频率非常稳定,一开始还以为没睡醒梦到先进且科幻的机器人管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