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恐怖
崔判官

崔判官

作者:西侯子 类别:灵异恐怖 综合评分 100

善恶终有报! 崔判官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后来,我在本族一曾祖父那里得到‘冥婚生’的由来。意思是说,十一世祖苞,是由已经逝世的父亲与母亲在其家人为其举行的冥婚之后生的。。

第六回 远去了无痕 2021-04-07



崔判官是什么样的人  崔判官和陆判官  崔判官改李世民阳寿  崔判官纹身手稿  崔判官是怎样一个人  崔判官图片  崔判官叫什么  崔判官和陆判官哪个大  崔判官崔钰  崔判官  


  庚帖换回来之后便要到命馆合婚。事先,老人请来先生用红纸将女方的生辰八字与自家儿子的生辰八字写成庚帖,庚帖面上写‘二姓合婚’四字,内写男女二人生辰八字,直行双排,字要成双,前书‘乾造某甲某月某日某时建生某姓’;后书与此势一样写‘坤造某庚某月某日某时瑞生某姓’,后缀‘男、女甲庚合谱’。然后送到命馆请专职的星命家给合婚,以确定男女双方的命相五行相生,属相相合,女方属相不犯男方的忌讳。星命家合命后说是大吉,于是便给老人写了印有龙凤图案,内书新婚男女的姓名、门弟和生辰八字等的红纸——龙凤贴,老人拿着高高兴兴地回家去。

  接下来便是迎娶了。迎娶当日大摆宴延,宴请亲朋好友,置红漆喜轿在门前。花轿很讲究,用朱红漆的藤子编成坐椅、踏子和门窗,内有红罗茵褥、软屏夹幔,外有围幛和门帘、窗帘。在当时也算的上阔气了。为了便捷,花轿除去轿杠,用一辆牛车拉着。老两口为儿子整理了新房,将一切打扫如新,房内供奉“百份”全神——大红贴上书写“供奉天地三界十方万灵真宰之神神位”,旁设红烛一对。对面炕上置一低矮方桌。供奉“新郎”的牌位,牌位前摆设苹果、喜饼等若干盘,并有大红花一朵,下坠红缎带,缎带上书写“新郎”字样。当晚,老人们早早准备妥当,吉时发轿,一行人赶着轿车,吹吹打打很是热闹。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到一通这样的笙箫唢呐,也够叫人毛骨悚然的。花轿到达女方后,而女方的“闺房”内也供奉着“新娘”的牌位,贡品如男方一样,并有大红花一朵,下坠红缎带,缎带上书写“新娘”字样。送亲太太将“新娘”的牌位和红缎带取下,在“新娘”牌位上盖上红绸缎的盖头。由娶亲太太接过来,放人花轿。这时,“新娘”的父、母大声嚎哭,追出屋外。很似时人办喜事的气氛。

  老头百思不得其解,而老伴儿却没有想那么多。本来病者的身体,一下从床上跳下来,病好像一下子就好了。抱起孩子左看右看,不想撒手。她听完老头的讲诉,骂老头瞎想,而且就认定这个孩子就是他们老两口的儿子儿媳生的,是他们的孙子、他们家的后人。而且还跟老头讲儿子新婚晚上,在儿子窗下听到声音的事情。用她的话讲,那条路每天有很多人来来回回的经过,为什么别人没听见,偏偏自家耳聪目冥的老头听见呢?为什么那一条路左右好几十顷苞米地,不扔在别人家的地里,却偏偏扔在自家的那一亩二分地里,而且还是儿子的坟前?为什么别人走过的时候没有哭,却恰好自己老头经过的时候哭呢?而且还哭那么响?总而言之,她就是认定这个欢实的男娃就是自己家的。于是抱着孩子便去为他熬米汤。老头老实,很是不安,他觉得还是应该去访访,看是不是谁家的孩子被抱走了。为此从没有吵过架的老两口还吵了一架。但老头还是边卖糖葫芦,边暗暗地寻访了一下。但最后是毫无线索,也就不了了之了。

  迎娶队伍回到家里,差不多已是子夜时分,但门前红灯高挑,人头攒动。花轿到达门前,闲人避闪一旁。由本家子侄点燃一挂炮仗,绕着轿车正反各绕三圈。接下来,迎亲太太用托盘端上来一碟小菜,一壶酒和两个酒盅,两个酒盅内各有铜钱四枚,用红纸糊着。由送亲太太代替“新娘”倒出铜钱撒到门前,再夹菜敬酒。之后,迎亲太太搬来一把铺设被褥的太师椅放在轿门前,大喊新娘忌讳的属相退后和新娘下轿时的面朝向,迎接“新娘”下轿。送亲太太双手托着“新娘”的排位送到新房,和“新郎”拜堂成亲。至此,娶亲也就告一段落了。女方亲眷被安排吃饭,男方的迎亲嫂子将“新娘”“新郎”的排位并排放在床上的矮桌上,为这对“新人”端上合和饺子与长寿面。又帮着给“新人”铺床,并在被子下放上红枣、花生、桂圆、瓜子四样寓意早生贵子的东西。这种荒诞的吉祥寓意,但也不无包涵着家人的美好祝愿。可是,谁也想不到这种美好的祝愿后来成真了。

  首先是过门户贴,择吉日老两口托媒人携红纸包上麦麸、姜、蒜、葱、石子、艾等以及帖子、订钱、礼物去女方家中,把女方准备好的“帖”换下男方的“帖”之后,再让媒人带回来。这样,婚礼也就定下了。

  孙子也很可人,会疼爷爷奶奶。五六岁就挎着竹篮帮爷爷奶奶卖炒花生。虽说女儿时有接济,但终归是外姓的人,倔强的老头不希望自己闺女老是来回走动地来接济自己。但直到想送孙子去私塾,才又跟女儿张了一次嘴。按说当时,穷苦人家的孩子不上私塾是很正常的事,但怀有‘知书方知礼’信念的老头执意要把孙子送进私塾。不求功名,只愿将来能知书、知礼、知世。

  这件事就像涨了翅膀一样,不胫而走。街坊邻里听说了,总是有人跑到家里,看看这个漂漂亮亮的孩子。一边夸孩子漂亮好看,一边夸老人福好运高,说说笑笑,替老两口高兴。起初,老婆子不乐意别人来家看,也不敢出门,生怕知道的人多了,孩子再让人给抱走了。毕竟多少心里还是有些心虚。可后来尽管邻里尽知,甚至三里五庄的外村人都知道了,仍旧没有人来,老婆子就放心了,还一个劲儿地跟街坊邻居讲自己的那个梦。老头也开心,而且他也开始认为这孩子就是老伴儿和邻里赞誉的那样,是自己儿子的骨肉,是他们的亲孙子。时间久了,甚至觉得眉眼之间都有些像儿子,一得闲抱在怀里东摇西晃。由于是在苞米地里给抱回来的,所以起名方苞。

  自古“白发人送黑发人”,莫不伤痛莫名,更何况是半百之年丧子的人。老人失子之后,始终认为儿子就这样没了,不算圆满,一来为求儿子得以成人;二来为求家门平安,所以老人决定为其寻一个年龄相当并且也死去的女子,使两人结婚。为此,老人便开始托人方圆四下寻觅。约莫在一个月之后,在镇子的西南方四十里外的一个叫高村的村庄寻得一高姓人家,高姓人家有一个女儿,已经十四岁了,却不知得了什么没有来头的急疾,不幸死了。消息传来,其父甚是欢心。于是老人托媒人找到人家里,把来意一说,高姓人家听了也很乐意,便答应了。媒人回来一说,老人更是高兴,于是便开始张罗儿子的“婚事”。虽说是冥婚,但那一系列的习俗是免不了的。

  由于满足我的好奇心,我本族的那位曾祖父向我讲诉了那场冥婚的经过。当然,他也是从他的祖父辈的人哪里听来的。

  接下来便是放定,即是冥婚,也就无所谓大小定了。老头和媒人赶着牛车,携带了一半是真绸缎尺头和布料;一半是纸糊的皮、棉、夹、单衣服各一件;喜糕、喜果若干。为示心意,老两口还奉上锦匣一对,内装耳环、镯子、戒指及簪子之类的首饰,东西都是老伴儿当初的陪嫁及后来购置的饰品,一并携带,送到女姓人家。女方在放定的当天晚上,在女方家门口将纸糊的皮、棉、夹、单衣服焚化。然后携回女方陪送的嫁妆,除了两床棉里绸面的被褥,其他都是纸扎,棉被放在儿子新房,纸扎在‘新郎’的牌位前陈列了半天,就由老伴儿拿着环绕院内一周后送至坟地焚化了。第二天老两口又携带了‘鹅笼’、‘酒海’、龙凤糖果子、肘子、喜果子以及纸糊的衣服、首饰等冥器来到女方家,共同选定良辰吉日,跟亲家商量如何操办,以求尽快为儿子办婚事给办了。尽管这种事较让人伤痛,但亲家还是同意了尽快操办。

  这档子事办完,老头的家里基本上已经是家徒四壁了。虽然偶尔有女儿的接济,但终不是长久的办法。所以老头又干起了年轻时买卖——卖糖葫芦。趁着腿脚还利索,每天看着一个麦秸束成的草垛子,插上糖堆儿,走街窜巷,卖点儿小钱,也就供的上平时的开销。多少人认为老头为儿子的婚事做的不值。可是仔细想想普天下的父母为儿女做的哪一件事是值得的?哪一件是应该做的?不全是因为天下可怜父母心吗?

  方苞十六岁的时候,老头谢世了,老伴儿劳苦、思念,不久也去世了。街坊邻里帮衬着料理了丧事,姐姐本打算将方苞接到自己家,方苞没有去。私塾的先生膝下有一女,他看上方苞的厚实、勤勉,所以想招为婿。所以时常帮衬着方苞,让方苞时常来家里,以便时时教导。先生的小女正值豆蔻,除了面颊有一块铜钱大小的红胎记,生的也算聘婷婀娜,楚楚惊人,更重要的是知书达理。方苞自然知道,所以更加勤奋。闲暇时候,帮着先生挑水砍柴,深得先生一门老少喜欢。十九岁的时候,地方学政主持地方科考,院试之后,取得生员资格,也就是成了秀才。同年,迎娶先生小女秦氏,与私塾先生正式成为翁婿。本来就没有通过科考挣的功名的打算,经过这些年的两次**战争之后,又经历了粤匪乱世,捻子军患,云甘回乱,清廷更是腐朽不堪。世事纷乱使方苞更是无意功名。光绪十四年,北洋水师成立,方苞倒有意去到威海。可是新婚燕尔,新妇不舍,岳丈不允,所以,也便闲散在家。书都懒得看了,无事之时便约二三好友吃酒对弈等以度时日。

  冥婚是流行于各代王朝仕宦之间的一种为逝者举办婚礼的习俗。相传,始于东汉末年,据说曹操的幼子曹冲死后,“哀甚,言则流涕,后为聘甄氏亡女与合葬”。这是有史料记载的最早的关于冥婚记载。当然,到后来明清时期,冥婚在民间也就广泛流行了。所谓冥婚,也就是将两个死后的男女合葬。

  老头儿每天早起忙碌,早出卖完即归。三年后的一个秋季,秋苞米才黄包儿。早上起来老伴儿说夜里做了个梦,梦见儿子、儿媳来家里,怀里还抱着一个胖娃娃。把孩子递给她,两人就走了。她抱在怀里非常喜欢。老头并没有怎么在意,在他看来,老伴儿不过是思子心切。因为三年来,老伴儿没少因此肝肠欲断。身体都有些不济了,时常头疼身虚,腿脚也不灵便了。刚过晌午,老头的糖堆儿就卖完了,因为附近集市有社戏,卖完之后老头便开始蹲在人群里看起社戏,都忘了回家这回事,直到傍晚戏散,才意犹未尽的往家走。夕阳坠下,红霞满天,秋鸦低鸣,很快就将天色叫的如秋鸦的羽毛一样黑了。

  老头将邻居家的一辆十分破旧的独轮车借来,在屋里鼓捣到后半夜,车子能推动了。所以做了四个麦草垛子绑在独轮车上,用来插糖葫芦。每天起的更早了,做更多的糖堆儿,满满地插在车上,走街窜巷地叫卖。老伴儿每天也早起,除了拾掇孙子的东西,天天炒两大簸箕花生,白天带着孙子将花生摆在门口叫卖。没人的时候就哄孙子;有人来买时,就把孙子放在旁边的土甕里。苦是一种习惯,老两口不以为然。人贵活得充实,活的有意义。所以每天都劲头头儿的。

  老头想起老伴儿病着,可能还在炕上躺着,便加快步伐往家赶。当路过儿子坟地的时候,远远地听到有婴儿的哭声。声音很响亮,由于天快黑了缘故,四周静寂,所以声音传的很远。否则年迈体衰、耳鸣目昏的老头可能是听不到的。老头顺着啼哭声,钻进郁郁葱葱的玉米地,最后找到儿子的坟前。在坟头的前面放着一个小包袱,婴儿用一方小棉被抱着,只露着脑袋,在不停地哭着。老人上前一把就将婴儿抱了起来,刚抱起,婴儿的哭声就低了。心里很是纳闷,是谁把孩子丢在这里?起初,老人以为孩子有什么毛病,待抱回家打开一看,婴儿眉目清秀,四肢健全,而且还是一个男孩,看那个踢踏劲,一点也不像有什么毛病。又一想,可能是穷苦人家养不起,所以将孩子丢弃也是常有的事。时年由“长毛贼王”洪秀全领导的拜上帝教信徒继广西金田起义后,已经到了正是鼎盛时期,北伐之后,翼王石达开西征,两湖、浙皖一带有不少人受战乱的困扰,所以流离失所,逃到此地。丢妻弃子的人多的很。可转念又一想,也不对,这样四肢健全、无病无灾的孩子纵使丢弃,也是希望孩子是能活下来的,也会仍在一个易于被人发现的地方,谁会钻进那么深的玉米地,丢在坟地呢?老头想起了早上老伴儿说的那个梦,心里想,不会是……,可又想想觉得不可能。

  也许是生活有了盼头,所以劳累也成了习惯。孙子隔年就会跑了。老头依然如旧,和老伴儿一样如旧地忙碌。农忙的时候下地干活儿,农闲的时候又各自干着各自的。但无论如何,孙子是不离身边的。下地干活儿背在身上;在家卖花生的时候,老婆子用一条绳子将孙子拴在腰上,免得跑得远了。

  我的十一世祖,名苞。族志记载:其父泽,母高氏,冥婚生。苞时家道殷实。

  事情是这样的,十世祖泽,在束发(十四五岁)的年纪就逝世了,其上无兄,下无弟,只有一个姐姐。因为其父半百之年得子,没想到还没有成人,却又夭折了。所以,自然是痛心疾首、伤痛欲绝。但后来其父为其举办一场冥婚,好使独子得以成人,以求得心安,婚后三年,泽的父亲,也就是我的九世祖,在其坟茔前拾得婴儿,认定是儿子的儿子,自己的孙子,后起名为苞,并抚养长大成人。

  • watch
    门户贴&麦麸、 发表了帖子
    2021-04-07 08:57:13

      首先是过门户贴,择吉日老两口托媒人携红纸包上麦麸、姜、蒜、葱、石子、艾等以及帖子、订钱、礼物去女方家中,把女方准备好的“帖”换下男方的“帖”之后,再让媒人带回来。这样,婚礼也就定下了。

  • watch
    思是说&亲在其 发表了帖子
    2021-04-07 09:42:12

      后来,我在本族一曾祖父那里得到‘冥婚生’的由来。意思是说,十一世祖苞,是由已经逝世的父亲与母亲在其家人为其举行的冥婚之后生的。

  • watch
    的那位&曾祖父 发表了帖子
    2021-04-08 06:29:30

      由于满足我的好奇心,我本族的那位曾祖父向我讲诉了那场冥婚的经过。当然,他也是从他的祖父辈的人哪里听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