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架空
盛世合物之离恨

盛世合物之离恨

作者:二分月 类别:历史架空 综合评分 100

“想他长孙长击两次兵变上庸,一人手刃二皇,谁知最后竟死在清风——一个青楼女子手中,这果然算一代枭雄的死法呢!可为何是清风?这清风对长孙长击也不是……”  “一个女人倘若恨死了一个男人,定是因为她曾爱极了这个男人。”  “皇姐为何这么说?“此地的三万大军到底在什么地方?”看着挂在墙上的军图,“散南平原连绵百里,暗哨无数,绝无遗漏的可能。秦黎、宅御居于后方……沉荒不可能一点抵抗都不做便退走。”“薛大将军,这沉荒三万大军到底到什么地方了?”。

六清风无义 2021-05-27




  “可是第一次见到你是在花魁赛上……”凝莲忍不住的掩嘴,可也自知掩饰不了了,“你怎么到青楼的?”

  “这长孙长击到底将这大军挪到哪里了?”目光在地图上移动,虽是如此,但心中却隐约有些不安,这是镇守边关多年有的一丝冥冥中的感觉,“既然如此……攻打秦黎、宅御也不急在一时;此次发兵五万便是倾尽天水之兵,后续军队也未集结起来,若是后方起了乱子,天水一破,两百里大地上再无任何力量抵挡。”

  “曾经那个面黄肌瘦的小子如今竟是长得这么标致了……这是坊主的原话……”轻轻摇摇头,那精致得令人怜惜的脸上露出一丝悲怆,“你知道真相是什么吗?我母亲本来是打算将我卖到青楼的,可由于家里穷,我本身又是瘦小,那青楼嫌我长得难看,不要我……所以母亲只好退而求其次,将我卖到了歌舞坊!”

  放下帘子,“这种事情你让他如何对别人说?这些日子你到了上庸难道都不出去走走的?有些事情,只要稍稍留意一些就能打听到的。”

  也不顾凝莲闷红的脸,“说实话,我从未想过要当什么头牌,可是坊主有这样的想法,谁又能控制的住?坊里原来的头牌见我要取代她的位置,便趁着坊主外出的机会,偷了我的卖身契,转而将我卖到了不夜楼。”

  薛元卢话中明显带着赌气的意味,若是旁人听了说不得会有些恼怒,可安定山闻言只是一笑,“很久没人敢这么对我说话了,你是第一个。”继而转身走出军帐,“也罢,这三万大军便全部交给你。你若攻破秦黎,所有战功归你一人所有!本都督也会向陛下进言,让你封侯!”

  “什么?”

  景致虽美,走的越久便越是觉得冷。车内虽是放了暖炉,但不过两日的功夫,手上竟是生了冻疮,所幸不是很严重,只是稍稍红肿,后来还是端木国新问军需要了些药品才稍好一些。

  “方榆是什么地方?”骤然听到‘方榆’这个地名的时候,脑中闪过一丝熟悉的意外,但也仅仅是一丝,“好像有些熟悉。”

  “你就这么直接涂上去?”眼见凝莲就要将那膏药直接涂在伤口上,冷月忍不住止道,“若是你就这么直接涂上去,只怕你的手明日便不能动了。”

  薛元卢闻言一怔,清秀的脸忍不住变了变,“大都督想怎么做?”

  “王爷也不知在方榆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竟是连陛下也是极为震怒。”

  轻轻点头,再看端木国新的背影,突然发现:只是刚才不多的几句话,心中积蓄了月余的沉闷竟是扫空了不少,此时的心情较之前也是好了很多……可……如今人一走,心底竟又是空荡荡的。

  “长孙长击?”虽常年居于边关,但对这个名字却不是很陌生,“三年前便是他发动了上庸兵变,直接杀了许仁,这小子倒是个狠辣的人物,不过……按照消息,这小子不是刚刚在上庸大婚吗?不在上庸呆着,怎么会突然跑到这方榆来。方榆西北方向有大军行军的痕迹吗?”

  不仅是端木国新,就连端木国新身后的仆人中有不少也是偷偷掩面窃笑。

  说罢,那一声叹息更是让凝莲有些无所适从,只是问道,“你不是个多话的人,今天怎么对我说这么多?”

  “大都督。”眼见安定山走来,薛元卢急忙回礼,“探子多方寻找,没发现那三万大军的丝毫踪影……只是几天前沉荒勇正亲王长孙长击来过,探子在街上找到个混混,据说那长孙长击控制了方榆的将军,第二天方榆军营便空了。”

  “你说,我是不是很可笑?面对这样的母亲,我还能说什么?可笑的是我心底还暗暗感激了她好几年!与坊主的一番交谈,让我的世界彻底变了样子,我不相信任何人了,因为即便对你再好的姐姐,哪怕是你的亲生母亲,或许第二天就会出卖你。”

  安定山闻言转身,第一次正眼看向薛元卢:不过三十出头,正是胆识,也是干劲最大的时候,但也因此多了些浮气,“你还年轻,这十二年一直没有战事,你也缺少历练。”安定山正色道,“战场之上一切还以稳为重中之重。”

  轻轻摇头,看向凝莲的目光中甚至带了一丝无奈,“沉荒之寒远胜一平,这膏药既是沉荒的,又是沉荒军中军人使用的,药效上要过了很多,我们体质有些弱,贸然用的话,损伤还会更大一些。”拾起地上的膏药,放在暖炉旁,又命侍从送些温水进来,“让这膏药温软之后掺水稀释一些使用才是最好的。”

  • watch
    …被一&,一并 发表了帖子
    2021-06-13 07:45:50

      “陛下下旨让几位夫人前往方榆……当然,夫人不必担心,方榆如今已经是……被一平军队占据的,我想陛下莫约会让夫人住在秦黎或是宅御。这些仆人便来带看看夫人有什么需要带走的,一并收拾了,明天要走的。”

  • watch
      “&国新长 发表了帖子
    2021-06-14 03:09:15

      “哎……”端木国新长叹一口气,这叹息声在凝莲听来甚是诧异:在勇正亲王府的这些日子可从没见端木国新叹过一口气啊,思及此处便是忍不住问道,“总管为何?”

  • watch
    方榆做&地的事 发表了帖子
    2021-06-14 10:25:04

      “王爷也不知在方榆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竟是连陛下也是极为震怒。”

  • watch
    始没有&木国新 发表了帖子
    2021-06-13 12:00:27

      开始没有注意,待到端木国新说话,这才发现:端木国新身后竟是跟着数十仆从。

  • watch
    要将此&其他三 发表了帖子
    2021-06-13 03:55:50

      凝莲微微点头,端木继续道,“夫人喜清净,夫人若是没有什么其他的吩咐,在下还要将此事告知其他三位夫人,就先告辞了。”

  • watch
    着赌气&话!” 发表了帖子
    2021-06-14 10:09:59

      看着安定山的背影,薛元卢竟是用带着赌气的口吻道,“还望大都督牢记方才说过的话!”

  • watch
    种笑的&冲动。 发表了帖子
    2021-06-13 03:02:48

      声音虽然严肃,可是听这声音却是让人更有种笑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