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架空
安成贤

安成贤

作者:阿强哥哥 类别:历史架空 综合评分 100

突如其来的战火将他烧的体无完肤,成贤而已想做个老师像平时人一般过完这一生而已,你在吗,舒? 安成贤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黄昏时分,北方的秋天总是格外的寒冷,寒风在空旷的街道上像是来得更加刺骨。裴舒也不知道和“老岳父”说了要结婚的事没有,昨天约好了说下班了一起共进晚餐,裴舒住在新式洋房里面,听说是她爸特意买给她和她妈妈的。叩!叩!叩!“在吗?有人在吗?”“喔~是小安啊,来找小姐的吧,她人在屋里呢,我给去问一下,稍等啊”,五十来岁的大叔,干净利落的样子,裴舒家的管家,每次我来找裴舒就是大叔给开的门。“裴舒你来了!”“我要是还不来不得又被你一阵数落,我和刘伯打过招呼说你来了直接来叫我就行,幸好我爸今天不在,免得被他说我老出门,不安全”,裴舒身着短袄套裙,在新式洋房作背景墙下,在斜射的夕阳下。“好了好了,你很美,走吧去吃晚餐”每次见面裴舒老是问我她今天怎么样?有时候会衷心的赞美她,有时竟会生出一种无力感,是因为我不比一般人优秀吗?困扰了我好几年,索性便不再去想。“你和你爸爸说我们明年初春结婚了吗?我想早知道先做好准备,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的缺这少那,”看她挽着我的手,不由得问了出来,就像平常聊天一样,仿佛讨论的是待会吃什么。哪里来的平静,我也不知道。她停了下来,眼神似有闪躲,我直视着她向她询问我所想要的答案,“我还没有和我爸,这几天他生意上面很忙都没时间回家,嗯~等他下次回家了我再和他说,怎么样?”她微笑着看着我。是挺美的,“嗯好,下次说也行,反正你也不会跑对吧!哈哈”“知道知道,不过你要是对我不好你看我跑步跑,哼”“好啦,走快点我教了一下午书肚子都饿了”说着我还假装摸了下肚子,做出一脸痛苦的表情。。

容城(2) 2021-05-27



安成贤什么星座  安成贤是谁  安成贤家世  安成贤资料  安成贤星座  安成贤成宥利  安成贤多大了  安成贤个人资料  安成贤  


  想着如是想不大通顺,去找看看李大爷。李大爷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躺在那个竹椅上,一边看报一边哼着不知是那个地方的旋律,看着他好像万物俱寂什么都不曾发生一般,有一种莫名的心安,每次和李大爷交谈就会有这样的感受,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我来的时候他就在,不知道他有过什么样的经历,平时聊天也不会谈及以前,不知道他有没有什么亲人老友,未曾见过有人来寻他,他不怪却与人格格不入。“李爷今天又看报啊,最近打仗的厉害,说不好什么时候就要打过来,到时候可就没这么悠闲咯!”李大爷起来坐在椅子上笑道:“怎么今天有空过来?不去上课了了你!”“今天休息,估计以后都要休息了!”“不会不会,现在还打不过来,再说我孤身一人打过来了还能难为我这个糟老头子不成,不用太担心,他们这些军阀还是要顾名声的不会乱来,你还是教你的书!”“听大爷说话胜读十年书啊,要是打过来征兵的话我可是不敢去,要去也是推荐大爷你去,一个顶十个。”大爷坐在走廊自家竹椅上,起身搬了个小椅靠在墙上放着,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大爷搭着话,“你小子!”大爷就指了我下笑骂着,我很羡慕,要是老了能和大爷一样也很满足了。突然听见一阵急切的大呼声:“不好了!快跑啊!孙家军就要打进城了,再不跑就来不及了!”凄厉的喊声,喊的内容,之前的风声雨声,毫无疑问是打过来了,容城什么都没有不知道来了做什么?仿佛是老天开了个玩笑!都是很聪明的人,街上的人无不惊慌失措,纷纷向自己家中跑去,谁也不想成为这场无妄之灾的陪葬品。“老李,走吧!收好行李今天就走!”我很急切,没什么朋友的我只想着去接受现实的时候还能有一个人陪着,不至于太过孤单。我拉着老李的手,手上满是老茧也不知道怎么来的,谁想到他竟然纹丝不动,不加思索便道:“我就不跑了,老了跑不动了,相信他们也不会拿我怎么样的,你还年轻,快跑吧免得染上麻烦!”老李一脸的不担心,显得我好想很怕死一样,其实呆在这里也没什么,只要小心翼翼的,应该不会有问题,念及于此我便心安了不少,“都怪那人喊得让人觉得是“杀神”来了一般,”我默默的看着大街上奔来跑去的人们,说不出的一阵愉悦,和大爷打了声招呼便回家去,得去联系一下学校,会不会被中断上学计划,不然可得好好计划一下!

  以前我家和裴舒家是世交,我爸和他爸亲如兄弟,只是因为后来我家突逢变故,唯独只剩下我一个独苗,关系这才淡了不少,也是因为有这么一层关系我才能在容城生存下来,还能和裴舒在一起。“哎,想什么呢想得那么入神?喔~对了你知不知道外面现在打仗打得很厉害,听我爸爸说以后容城都不见得再安全了,也不知道总是打仗干什么!从我出生就听说打仗,现在还在打,幸好还没有打来容城。”我知道裴舒这是和我说的,我宁愿我到了危急关头才明了,却也不想她给我说。我们坐在租来的汽车上面,前面自然有人开车不用担心。和她都坐在车后排,我倾斜着身子依靠着看着窗外的道路,看了一会笑着说道:“喔…没什么,就想着打到容城你去西南了我怎么办?你会不会重新找一个!”“不会的,我相信,相信即使打到了容城我们也不会分开,你也应该这么想,恩对就是这样“我知道她在顾虑什么,我不说出,她不点破,没什么好说的,都是上天早就已经安排好了的。

  回到家中,思来想去发现也不过就是个生存和生活一字的差别,反正使劲都是要活下去的,倒不如过一天算一天来得痛快!

  因天气冷了,饭后便送了裴舒回家,我住在茶花巷里。小楼阁层次分明,邻居也不见得,都是些知识分子,好歹也是个老师。住在这里确实不错,就是没什么意思。我打开了门,房间家具简约。唯一值得说的便是我花了大功夫买过来的一个书架,放着一些名人传记,中外文学。在这里生活没故事没表演没来由,最大限度的乐趣莫过于躺在那靠椅上闲暇时翻翻书。想及于此便心安定了不少。

  容城起初还是个小镇子,后来因为靠近海,外商增多,容城的规模也扩大了起来,现在还是一个城市,在周边地区小有名气。她爸就是抓住了这个机会摇身一变成了第一批收益者。可惜我不是做生意的料发不了家,幸好还多了个学校能当个老师教教书。

  翌日,晴空万里无云,艳阳高照,深秋的寒气被一卷而开。坐在我那沙发上,将油条就着温水,半躺着斜眯着眼不由得认为美丽人生也不过如此!等吃完早餐就去找小舒,就是想找她,有些紧张。”成贤!成贤!“大早上的就过来你爸不会说你吧!怎么了?这么早过来看把你急的!来,进来说吧!”感觉事情不会向好的方面发展。“我就不进去了,我家人还在车站那边等我,今天来是和你说……”我打断了她的话,“你是来说你要和你家人一起去西南了对吗?记得你上次说过要是仗真要到这边来的话就会去西南,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了,我呢也知道你是没办法毕竟还是要和家里人一起,所以我不怪你,只想你能在那边好好的生活,过好每一天,不要让自己后悔,我在那边也没什么可联系的人,倒不如就在这里,起码还熟络一些,对了我会去找你的。”希望到时候还能这样,好像这次分开下次见面就真的是遥遥无期了,战乱不断的地方,说不准以后就没有了以后,更遑论再见她。不过是一个小人物,在社会角落里面挣扎求生罢了,即使是现在没什么人看这些,有时候也就这样,大抵都是这样吧。挣扎不同什么的都无关痛痒,都不一样吗?有什么好笑的?

  容城(1)

  往往就是这样,越担心什么,担心的就会走进你的身边。我和裴舒下午接近傍晚的时候才回容城,还没有到家就感觉到了气氛的不一样,整个大街较平时少了大多数人,连旁边的摊贩都不见踪影,我知道,来了!”小舒,你先回家吧,估计是有大事发生了,你先回家免得伯父担心,明天早上我去找你““嗯好,那你自己注意安全,我就先回了,正好我回家问下我爸爸怎么了”“好”“拜拜”“拜拜,明天见!”伯父现在对我好完全只是为了偿还爸当年的恩情,这些年来照顾我已经是仁至义尽,和小舒结婚的事估计伯父不会那么轻易答应,说到底我只是个穷教书先生罢了,这次打仗快打到容城,按小舒说她一家都会去西南,到时候我是留在这里还是跟着去西南,还是去……哎算了,走一步是一步,反正现在还没打过来还有时间。

  “老师,老师,我爸爸说下个月就要搬家了,去成都,也不知道成都有什么好的,全是大山一点意思也没有!”十三四岁的年纪,课堂上学生和我这么说着,“那你在那边可是一定要继续学习啊,不能荒废了学业,以后长大了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好了,今天课就上到这里,下课!起立!”“还是早点走吧,感觉时间不多了”,早上出门的时候顺手在卖报小孩手上拿了一份报纸,满版都说现在时局混乱,什么那里那个大人物弄了什么动静之类的,看得出来,以后安逸日子估计过得就没那么舒坦了,去西南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心里突然有点哀意,急忙的回到了办公室里专属于我的小办公桌,暗黄色略带褶皱的办公桌便是我在这栋房子里稍微心安的栖息地,那几年时局动荡,普通的乡镇连温饱都成了问题,更何况是教育,至于农村,已经到了刚刚才将能有些食物的地步。我一直都很庆幸着自己有个好姑妈靠着,不至于穷困潦倒,起码在乱世里能养活自己。“哎,安老师,你那上次买的那本外国小说借我看一下吧,等过两天就还给你,怎么样?”我是这么想着一落座,将中山服的硬领稍稍松了松,总是感觉硌得慌。就听见旁边刘刚将脸凑过来,甚至要靠近我的脸,距离无限临近,我知道许是有什么东西让他看上了,他咧笑着说道,感觉自己要是不借给他,便是做了天大的错事一样,因为他都已经靠近我那么近,关系好像也是那么近一样。“没事!没事!你拿去吧,就在我桌子上进左边那叠纸下面掩盖着,最近风大,盖着避免掺了灰看起来很老旧,”算了,反正也就是被弄脏一些。我指着自己办公桌上面让他找,“刘老师,在我桌子左上角放着”,人挺好就是实在是不想再和他多说一句话,即使他什么都没做,只是时不时找我借点小东西而已。我加快了脚步离开。出了门裹着件上次发工资咬牙才买的大衣才想起来上次借他的那本书都被他弄掉了没还,这次又借,也不知道自己买!真是”幸好还有件大衣套着自己,对自己还是得好一点。

  黄昏时分,北方的秋天总是格外的寒冷,寒风在空旷的街道上像是来得更加刺骨。裴舒也不知道和“老岳父”说了要结婚的事没有,昨天约好了说下班了一起共进晚餐,裴舒住在新式洋房里面,听说是她爸特意买给她和她妈妈的。叩!叩!叩!“在吗?有人在吗?”“喔~是小安啊,来找小姐的吧,她人在屋里呢,我给去问一下,稍等啊”,五十来岁的大叔,干净利落的样子,裴舒家的管家,每次我来找裴舒就是大叔给开的门。“裴舒你来了!”“我要是还不来不得又被你一阵数落,我和刘伯打过招呼说你来了直接来叫我就行,幸好我爸今天不在,免得被他说我老出门,不安全”,裴舒身着短袄套裙,在新式洋房作背景墙下,在斜射的夕阳下。“好了好了,你很美,走吧去吃晚餐”每次见面裴舒老是问我她今天怎么样?有时候会衷心的赞美她,有时竟会生出一种无力感,是因为我不比一般人优秀吗?困扰了我好几年,索性便不再去想。“你和你爸爸说我们明年初春结婚了吗?我想早知道先做好准备,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的缺这少那,”看她挽着我的手,不由得问了出来,就像平常聊天一样,仿佛讨论的是待会吃什么。哪里来的平静,我也不知道。她停了下来,眼神似有闪躲,我直视着她向她询问我所想要的答案,“我还没有和我爸,这几天他生意上面很忙都没时间回家,嗯~等他下次回家了我再和他说,怎么样?”她微笑着看着我。是挺美的,“嗯好,下次说也行,反正你也不会跑对吧!哈哈”“知道知道,不过你要是对我不好你看我跑步跑,哼”“好啦,走快点我教了一下午书肚子都饿了”说着我还假装摸了下肚子,做出一脸痛苦的表情。

  好像很急切的样子,既然裴舒已经被带离,那我呢?教书也是行不通的了,万般不顺,还不知该何去何从。

  “最近新开了一家南方菜系的餐馆,听说厨子还是湖南人,味道正宗,正好你也喜欢吃辣的,今天我们就去那家吧!”“好啊,现在寒气逼人得紧,吃点辣的也舒服一点”。不多时便上完了菜,“你说要是你爸不同意我们的事怎么办?”我夹起一块鱼片顿了一下对她说道,“要是你爸不同意我就带你去私奔,去哪好呢?重庆怎么样?就西南那边,山多还很安全,反正天大地大你爸也不见得能找到我们,要是找到了那时候我们都已经结婚生孩子了,你爸也只能面对现实”我不禁为我的话感到骄傲,似乎我已经带她去了那一边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你傻啊,我和你这么久了我爸也没说要反对,干嘛还要走?真是傻到家了你”裴舒毫不在乎的说着,说完将一杯热茶泯了一口,一脸笑意的样子看着我,像看我出丑一般。想到以后我没来由的有点激动“说的也是你爸也没反对我们,我干嘛还想那么多呢?真是,我的错,我的错!”按道理来发展大概也是这个样子,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真是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反反复复都是因果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