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架空
其实他并不坏

其实他并不坏

作者:妙不妙 类别:历史架空 综合评分 100

他没死的时候,就有人说他坏,死的时候,许多人说他坏,死了后,始终有人说他坏,但是,也有许多人说,实际上他并不坏! 实际上他并不坏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有一种人热的更加厉害,他们摇摇摆摆的,走路晃晃悠悠,好像喝醉了酒一样,但却又没有一丝酒气。走在大街上,摇头晃脑的,有时又把脖子梗一梗,或者闭上眼睛走上几步,忽然又瞪大眼睛,好像发现了什么异常的东西。这都是些有钱有势的人,他们身后就跟着仆人,照看着他。。

第三章 在各种情况下学习吧 2021-06-08



他其实没有那么坏  其实他人不坏  这个世界其实并不坏  美国其实并不坏  其实他并不坏作文400字  其实他并不坏作文  


  那边又过来一个,怎么这人的排场有些与众不同啊。身后跟着一大群,前边还有开道的,难不成是皇帝大人出游来了吗?你没猜错,这正是北魏的现任皇帝拓跋珪,他的样子也是看上去有些奇怪,不过是好像得了热病似的,却又有汗出不出来,只想把帽子摘了,衣裳扔了。可是那不合适呀。跟着他的那一群人,耷拉着脑袋,从眼角的余光里这边扫一下,那边扫一下。尤其让人奇怪的是,好像他们都想距离皇帝尽可能远一点。这不对呀,一般人不都是急着想跟当官的走近点嘛,就是先混个脸熟也好嘛。何况这个官儿是全国最大的官儿呢。看他们那诚惶诚恐的样儿,可也不像是假的。

  有一种人热的更加厉害,他们摇摇摆摆的,走路晃晃悠悠,好像喝醉了酒一样,但却又没有一丝酒气。走在大街上,摇头晃脑的,有时又把脖子梗一梗,或者闭上眼睛走上几步,忽然又瞪大眼睛,好像发现了什么异常的东西。这都是些有钱有势的人,他们身后就跟着仆人,照看着他。

  “自古英雄出贫贱,从来纨绔少伟男。”何况这个贫贱者是英雄的后裔,事实上他也和普通的贫贱很不相同,他只是寄人篱下,成了标标准准落难的王子。

  这种履险如夷、镇定如恒的修养功夫,出现在一个二十郎当岁的小青年身上,实在是让人吃惊和佩服。所以崔浩拿生命搞的这一次搏击,最终是成功得很。举朝上下,文武百官,皇宫内外,侍卫太监,算是全都服了。不言而喻,虽然有这么优秀的例子就在眼前放着,里里外外的人们可并没有人想着要学,还是按照自己的常理出牌比较好一些。

  拓跋世家的先祖,据历史记载说,是黄帝的后代,世世代代统治着特别偏远的大北部,那地方有座山,名字叫作大鲜卑山,于是他们就把部族的名字叫作了鲜卑,把“鲜卑”当成了他们的国号。他们的生活方式就是以游牧射猎为主的,民风很淳朴,平时需要进行的教化工作也很简单,很长时期之内他们没有使用文字。他们把木棍削了刻上记号,就算是互相之间立下了契约,双方都会自觉遵守。他们的姓氏用的是“拓跋”。拓跋族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不少很有作为的英雄人物来做领袖。最近的一个,就是拓跋焘的祖父拓跋什翼犍,他宽厚仁爱,气度非凡,而且文治武功的成绩也都很不一般。但是部族的叛乱总是免不了的。就在拓跋焘出生的那一年春天,又有人谋反,拓跋焘的父亲与他搏斗,受了重伤之后就死了,自然叛乱者也被处以极刑。又过了三个月,拓跋焘才出生在这个乱纷纷的世界上。后来等到他六岁的时候,当时正是东晋十六国时期,东晋十六国中实力最为强盛的前秦来攻打这个魏国,当时魏国的军事力量根本无法与前秦抗衡,打了大败仗,紧接着拓跋什翼犍就一病而死,大魏国部民离散,六岁的拓跋焘当时是去了独孤部。这些艰难经历,后来都成了拓跋焘增长才干的资本。

  在这之前,拓跋焘一直能够控制住局面,这就让他有一种错觉,似乎自己是永远可以控制住局面的,任何情况下都应该没事儿。他的前任祖宗拓跋猗卢时代,是整个鲜卑族的治理由宽松放任转向严格的时期,那时候的严刑峻法简直一下子让人难以接受,可是高压之下,老百姓也就接受了,凡是延误日期的,整个部落都要被处死,有时会出现全家人一起去前往刑场的情形,路上碰到了熟人,打招呼问他们,你们干嘛去呀?回答是,俺去死哩。可是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你想着是一样的事,其实未必一样。拓跋猗卢时代的严刑峻法,一是当时老百姓们的民风很好,还很淳朴,淳朴的人群好管理。二是管理者的管理也还是先讲理的,大家觉得大概还能够接受。现在的情形可不是这样。

  说拓跋珪整天操心国家的事情,这话也不完全错。他从小就被教育,北方的土地曾经是他拓跋家的,他爷爷的时候就是了。后来这件事就成了他的心头大事。他在奔着这个目标走的过程中,没少作难,没少吃苦头。他也在一路跟头中长了本事。他打过不少败仗,可是打的胜仗更多。为了不让对方算计了自己,他时时刻刻都不敢大意,有好几次他觉得自己差点儿就要落在敌人手里了,又不是他凭着机警跑得快的话。于是他就更加的加强了自己的警觉意识。但是外部的敌人还不是最让他头疼的,他更感到恐惧的是内部的敌人。不停的接到报告说,这里有部落造反了,那里又有一些部落造反了。归附过来了,还动不动就会出现反叛的情况,这让他还怎么对全国人民放心呢,如果所有的地方都需要打败许多遍才算真正属于自己的话,那也就太可怕了。

  问题是,有些事等你总以为能够控制时,可能已经控制不住了,等你发现控制不住时,可能已经完了。

  这还是前一段的事情,这一段情形还更要恐怖。因为发生了一件特别让人震恐的事情,刚刚进入四月初夏,就碰上了一个狂风暴雨的日子,狂风暴雨本来也不算啥,但是阴云越压低越近屋顶,突然打了个大炸雷,把天安殿给雷击了,整个大殿当时就坍塌了半边。这可真是火上浇油。拓跋珪先是震惊,后是大怒,竟然下令,调来军队,用攻城才用得着的冲车,把整个大殿院子全毁了。这是干什么呢?是迷信天灾的结果。古时候人们都认为天事和人事是相应着的,天雷击中屋子,是大恶兆,极凶的兆头,要以武力来惩罚了,对付的办法之一就是,自己在家里先动武,以应天变。当时各种各样的乱七八糟的怪异现象接连发生,到处是人心惶惶。其实搁到今天,不理他也没关系,可是古人特别信这个,举国上下都信,这就严重了。于是就用上占卜大师了,占卜大师说,可能会有大变故在宫中发生。这话说得有理,有眼睛有耳朵又会分析一下的人肯定都有这种预感。拓跋珪更加生气,愤懑不平,有时候能一连几天不吃不喝,有时候又通宵达旦睡不着觉,一天到晚自言自语,疑神疑鬼,把一辈子的事情都想起来了,这件事做的对,那件事做的有点不对,长吁短叹。他怀疑所有的人都不可靠,文武百官不可信,左右近侍也不可信。他正在怀疑某一个人呢,刚好这个官员来汇报工作来了,他听到通报名字就记起来以前的事,就杀!即使没有想起来什么过错,他也会紧盯着周围每一个人细看,只要你脸色变了,或者喘气不均匀了,或者走路步子不稳了,或者说话磕磕绊绊了,他都认为是抓住了现行反革命了,好哇,你要没有心怀鬼胎,你怎么会这个样子,占卜者说的要作乱的人一定就是你。于是他二话不说,就咬牙切齿,亲自动手把对方当场杀死。一具具死尸就摆在天安殿前,好让其他包藏祸心的人不敢再轻举妄动。朝廷之上大家全都感到朝不保夕,百官们都顾不上干正事了,只想着勉强保命要紧,官员们每天早晨需要出门上班,先得跟家人告别。小偷强盗到处出没,没人管治,大街小巷,行人都明显的稀少了。有时拓跋珪出去走一遭,也看到了这种情况,但他并不在意,他说:“我就知道会这样,这是我专门叫他们这样的,等到过了这个灾年,我再好好收拾他。”

  后来,就是一天天的长大,一点一点的长本事,然后呢,一步一步的扩大势力,一个仗一个仗的打下去,远远近近的部落一个接着一个归附,土地面积也是越来越大了。

  即使是这样,像崔浩这种做法,也是冒着异常的危险的。他可能想,反正我也没有别的选择,那就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得了。

  问题是,有些事等你总以为能够控制时,可能已经控制不住了,等你发现控制不住时,可能已经完了。

  现在是全国的情形还不清楚究竟怎么样,都城里边先整体大乱了,乱的最不可收拾的地方就是皇宫里边,特别是拓跋焘周围。当然,大家能躲开就躲开了。没有人再来讨好皇帝,虽然在平时,这种讨好的机会本来是求之不得的。

  这次拓跋珪想了个好办法,他认为这个办法一定更加奏效些。他下了一道诏书,诏书上说:我大魏国是得到了上天的使命才得以创立起来的,是合法的,国运久长的。但是总有一些人不识天命,妄图凭借着自己的贪心和暴力来侥幸夺得天下,这是不可能得逞的。老天不会答应,拓跋氏的列祖列宗不会答应,大魏国朝野上下也统统不会答应。魏国的君臣有着足够的决心和勇气保卫国家的完整和统一,希望普天下所有的人都再也不要生出非分之想,蠢蠢欲动,自取灭亡了。

  有俩太监私底下议论,议论来议论去,最后他俩疑疑惑惑的得出了个不太肯定的结论,那就是,皇帝是得了病了。为什么会得病呢?因为他为了咱们的国家操心太过度了。

  可是就有这么一个人,他没有表现出跟平时有什么明显不同的样子,还是平平静静的上班干活儿,该干啥干啥,该怎么干还是怎么干。这是一个刚满二十岁的年轻人,他中等身材,不高不低,身材看上去比较清瘦些,皮肤白皙,好像涂抹了一层粉一样,五官端正,眉清目秀,让人一见就不由自主觉得眼前一亮。他在这个时期的表现不同寻常,依然是对皇帝恭恭敬敬,对自己的岗位勤勤恳恳,非常敬业。有时候活儿特别多——这种时候总是常有的,尤其是大混乱时期——他就干不完不回家,有时就整天忙得回不了家。他的职务是著作郎,经常需要跟在皇帝身边写东西的一个职务,他能年纪轻轻就担任这个重要职务,不是因为他长得帅,而是因为他写的一手好字。长得帅可以让人见了不那么恶心,容易被接受,可是光指望这个还不够,有真本事才长久。他的名字叫作崔浩。

  这又是咋回事呢?原来这一段时间以来,皇上的脾气特别不好,动不动就要收拾人。虽然靠近权力是人人向往的好事,但如果得不到好处,还随时有性命之忧,那也就积极性不高了。拓跋珪近期不知怎么的,一天到晚烦躁的很,忧心忡忡的,操心国家大事的人是不是都容易这德性呢?可是过犹不及,操心过头的时候从来都不会是好事。你受得了别人未必受得了,人受得了事情未必受得了,说不定就先把自己给赔进去了。拓跋珪一连好些天都恐怖的厉害,举动失常,动不动就歇斯底里,大发雷霆,前一段时间就杀掉了司空庾岳,只因为庾岳衣服穿的过于鲜亮,就说他是想盖过皇帝。还杀了莫题,这就更加恐怖,因为莫题位居公侯,封的爵位是高邑公。为什么要杀他呢?原因也是明明白白公开的,当初拓跋珪的父亲打算让拓跋珪继承祖业时,曾经咨询过莫题的意见,莫题认为拓跋珪年纪太小了,恐怕应付不了当时险恶的处境,就私下里送过去一支箭,提出的意见是:“三岁的小牛犊怎么能拉的了重车呢?”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说明莫题对得起他拓跋世家,因为敢冒着风险说出负责任的真心话,这正是征求意见的目的,要不还干嘛找人问呢?可是没想到那时候还年纪轻轻的拓跋珪竟然大受刺激,一直默默的记了半辈子。忠臣就是这么难做。刚好有人来告密状,告什么呢?说是莫题父子在自己家里边的时候,特别骄傲,见人爱摆架子,没人时可能也摆架子,简直是把自己当成皇帝了。这话听听都知道这高密人是安的什么心,可是拓跋珪一听就信了,不但信了,还把多少年前那件老账给想起来了。他冷笑一声,就叫过来一个太监,说:“拿一支箭来。”等到箭拿来了,就派他去拿了这支箭到莫题家,就只问他一句话:“三岁的小牛犊最终怎么样?”结果,莫题听了这个问题之后什么都没有回答,泪就刷拉刷拉流下来了。他们父子俩相对哭泣,第二天,就被抓起来杀掉了。

  公元409年的夏天,天气炎热无比,人们都热得喘不过气来。

  • watch
    使是这&得了。 发表了帖子
    2021-06-10 12:01:55

      即使是这样,像崔浩这种做法,也是冒着异常的危险的。他可能想,反正我也没有别的选择,那就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得了。

  • watch
    况这个&的贫贱 发表了帖子
    2021-06-10 06:28:31

      “自古英雄出贫贱,从来纨绔少伟男。”何况这个贫贱者是英雄的后裔,事实上他也和普通的贫贱很不相同,他只是寄人篱下,成了标标准准落难的王子。

  • watch

    &怎么了 发表了帖子

    2021-06-10 06:19:27

      可是现在,他却突然变得这么疯狂,简直让所有熟悉他的人全都认不出他了。他这是怎么了?